Uber上市:Uber中国早期员工最少能赚几万块

加入职场后我也换过几份工作、呆过几家公司,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在Uber中国工作的那段时光。

文化自由度高、可调动的资源丰富、很好的办公环境、不错的薪酬福利,例如现在都过去(合并)两三年了,大家还可以兑换股票。

甚至对于一些人来说,uber的背景和光环依旧还在。

“合并后我的职业发展并不顺利,最近的聚会就不参加了”

——市场经理,14年加入Uber中国

刚合并的那一年,大家聚会其实还蛮多的,各个地方上的同事经常三两个小聚,偶尔十来个人大聚一次,有关系还不错的前同事来了我们的城市出差,本地的前同事们基本都是要出来吃顿饭、喝个酒的。

我本人也比较喜欢组织这样的聚会,尤其是合并刚发生的时候。

大家凑在一起,话题总是离不开这家公司和曾经共事过的那些人。

有人直到几个月之后,还在忍不住伤感,也有人想不明白,干脆带着疑问加入滴滴,想从后者的内部获得答案,Uber中国怎么就以这么一种激烈的方式结束了呢。

“老人们”还好,很多一毕业就来了的“小朋友”是最不能接受的。

他们可能有更多的情怀在里面,Uber中国是16年8月1日那天突然被搞死的,如果它此前有一个过程,可能大家还不会觉得有这么难受。

所以突然一腔热情被终止之后,包括我在内,很多人就想把中间被截断的事情继续能够做下去。

这事理解起来可能有点抽象,但是从团队的建设上、从系统的搭建上,这些都是当初在Uber的时候正在做、刚开始做,或者说计划了但是还没做的事情,能够找个地方继续延续下去。

仔细想想,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,大部分人都只在Uber中国做了一两年,因为它从进入中国市场一直到被收购,其实也才存在了3年左右的时间,和很多职场人在互联网公司的工作时长相比,3年根本不是一个很长的时间,很多人后来加入滴滴的时间都要比在Uber中国的时间长,但它确实影响了一批人。

摩拜和ofo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延续的战场。

共享单车和Uber一样同属于出行领域,Uber的口号“为城市喝彩”,意味着改变一个城市的出行方式,这曾激励着很多员工加入。

而且,共享单车16年开始在国内快速崛起,是个不可忽视的风口。

我没有经历过单车大战,但是和前同事们一起聊天,也知道那曾经有多激烈。

有人从Uber中国去了摩拜,就把满腔热情用在了新公司上,几乎每周都出差,据说有一次在外地出差,累的昏倒在酒店里,等清醒过来之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过去了多久。

又据说这个前同事后来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,因为觉得还是命比较重要。

本来以为去了摩拜和ofo的人最终会在新战场上获得一个结果,但是结局依旧让人有点唏嘘。

摩拜其实更能体现Uber当初重视科技和产品的属性,ofo团队更年轻。

我记得去年年初Uber从东南亚市场推出,把业务卖给了Grab,这就挺让人感慨的,毕竟Uber中国和滴滴合并后,很多人转去了东南亚的Uber团队,相当于连续经历了两次大合并。

这还没感慨完呢,突然4月份摩拜就卖身给了美团。

而去了ofo的前同事们,至今连一个结果也没有等到。

其实从去年开始,大家就很少再去聊uber的事情了。

我记得17年合并一周年的时候,大家聚在一起还总聊过去的事情,但是18年两周年的时候再相聚,感觉和Uber中国有关的话题就少了很多。

不是我们不愿意去聊了,而是时间确实有点久远了,可能就像有些人说的那样,该翻篇了。

就像是我们现在很喜欢和“小朋友”们说的道理一样,不要沉迷于过去,开心的事情要记得,但是不代表不去反思。

Uber这么扁平化的管理机制,甚至“任性”地给员工赋予那么大的权利,也许本身就不是一个正常的职场环境,至少在中国的互联网环境里,它很难被复制。

前几天群里有人提议,Uber上市前夕,大家出来聚一下吧,庆贺一下,有几个人回应了。

我发现比较积极回应的都是现在还发展得相对不错的那些人。

但遗憾的是,从Uber中国离开之后,我自己的职业道路发展并不是很顺畅,至少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,最近也在重新思考和规划未来的道路。

所以这种比较人多的聚会我可能就不会去参加了,因为不知道要和前同事们怎么介绍自己的处境。

不过如果今年还有三周年(聚会),我希望自己能够以一个更好的状态参与进去。

本文来源:36氪

责任编辑:王凤枝_NT2541